Tuesday, December 15, 2015

赚大钱的追求


(Source: https://izzyreadson.files.wordpress.com/2015/02/sunset-fisherman.jpg?w=529&h=355)


其实我是个简单的人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梦想,只想简单的过生活,做着自己觉得舒服的,开心的,喜欢的事情。

前阵子看了篇quora 的文章,提到说在亚洲社会里,社会对你的期许,对成功的定义,是可以用“赚大钱” 来概括的 (当然还有社会地位什么的,不过我们暂时不扯这个)。在这个框架里,读了文凭后,如果从事的是一些收入不一定那么高或稳定的工作的话(作者提到的是作家),你的这一纸文凭就算是白读了,打水漂了。在这个框架里,从事着自己有着热情的工作并不是一个大家会为你感到开心的事情。这仿佛人生如果不赚大钱那么这一生就算白活了。

那么赚大钱,会快乐吗?当然,多数情况下答案是很现实的会。有钱有谁不快乐啊,欢迎来到资本主义的世界,在这美好的乐园里,什么都可以买得到(关于这个课题可以看 Michael Sandel 的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)。 不过我比较在意的是,社会对他人的成就的判定 (judgement, 不知道最好的翻译是什么),一种社会价值观。为什么一个人没有从商赚大钱就被看作是不成功者呢?为什么我们不能有其他衡量成就的标准呢?如果我有了足够过着一定水准生活的财富后,追求更多更大的财富的目的是什么呢?当然我不是在说些浪漫色彩理想主义的“大家一起放些工作追求自己的梦想吧”~这类的东西。开饭,还帐单,孩子的奶粉钱等都是很实际的问题。我的问题是在这些有了一定的着落后,我们是否应该依据一个人有没有赚大钱来判定他呢?

相信这类社会价值观或许跟地区里的重商文化有关,那如果是的话,这到底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一种价值观呢?答案或许是不纯在的。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小故事

一个捕鱼人的故事:

“有一个美国商人坐在墨西哥海边一个小渔村的码头上,看着一个墨西哥渔夫划着一艘小船靠岸,小船上有好几尾大黄鳍鲔鱼。这个美国商人对墨西哥渔夫能抓这么高档的鱼恭维了一番,还问要多少时间才能抓这么多?墨西哥渔夫说,才一会儿功夫就抓到了。美国人再问,你为什么不待久一点,好多抓一些鱼?墨西哥渔夫觉得不以为然:这些鱼已经足够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!

美国人又问:那么你一天剩下那么多时间都在干什么?

墨西哥渔夫解释:我呀?我每天睡到自然醒,出海抓几条鱼,回来后跟孩子们玩一玩;再跟老婆睡个午觉,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,跟哥儿们玩玩吉他。我的日子可过得充满又忙碌呢!

美国人不以为然,帮他出主意,他说:我是美国哈佛大学企管硕士,我倒是可以帮你忙!你应该每天多花一些时间去抓鱼,到时候你就有钱去买条大一点的船。自然你就可以抓更多鱼,在买更多渔船。然后你就可以拥有一个渔船队。

到时候你就不必把鱼卖给鱼贩子,而是直接卖给加工厂。然后你可以自己开一家罐头工厂。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个生产、加工处理和行销。然后你可以离开这个小渔村,搬到墨西哥城,再搬到洛杉矶,最后到纽约,在那经营你不断扩充的企业。

墨西哥渔夫问:这又花多少时间呢?

美国人回答:十五到二十年。

墨西哥渔夫问:然后呢?

美国人大笑着说:然后你就可以在家当皇帝啦!时机一到,你就可以宣布股票上市,把你的公司股份卖给投资大众,到时候你就发啦!你可以几亿几亿地赚!

然后呢?

美国人说: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退休啦!你可以搬到海边的小渔村去住。每天睡到自然醒,出海随便抓几条鱼,跟孩子们玩一玩,再跟老婆睡个午觉,黄昏时,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,跟哥儿们玩玩吉他。

墨西哥渔夫疑惑的说: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?”

 这个故事中没有谁的选择是对,谁的选择是错的问题,只是不同选择,不同人生罢了。写写罢了,当然年轻的我并没有对人生评评说说的资格,但又有谁有那个资格呢?

哼着,Bon Jovi - It's My Lif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