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September 5, 2014

纯粹写写

记得以前在我来到新加坡之前,身边的人一直都说这里是个怕输、让你喘不过气的地方。来到这里后的第一年确实是有这样的感觉。也谈不上是什么具体的观察,如果硬要说什么的话,那就可能是大家较快的步伐,还有人挤人的那种窒息感。一般在每次回家后踏上这块小岛时,总会有种状态转换的感觉,感觉上就好像有人在你背后推动了一个按钮。

不过老实说在第二年后就开始习惯了这种步伐和状态,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效率提高了(高效率人士七个生活习惯之类的?)而沾沾自喜。两栖类第一次爬上陆地,习惯了陆地后,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。可是,当踏回水里的时候,它会惊觉,那水已经和记忆中的不再一样了。在陆地呆了越久,回到水里时的反差越大 - 拼了命地吸收水分子,仿佛在补偿在陆地时候以为自己已不再需要的水分。一路走来,水分吸收的反差也越来越大,也开始了错乱 - 在水中不再吸收,在陆地时不停吸收。

于是在最后一年就反而又不习惯了步伐,不过那或许是整体步伐已经加快了的缘故?

无论如何,继续前进吧。至少,这不是单人的行路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