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17, 2013

Duh

大山在电脑前面发呆,他想要些个blogpost, 可是不知道要写什么,没灵感,完。全。没。灵。感! 

话说灵感这贼鸟到底是什么东西,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完全没通知一声,这也太没有家教了吧! 

“该死的家伙!”大山愤怒地站了起来,椅子倒在地上嘣!的一声吓到了他室友的美好自我感觉良好时光。

 “干!你干嘛啊!”室友不爽地转过头来,可已经大山出门了,走廊上还回响着莫名其妙的飞奔脚步声,还有断断续续的“我要抓到你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王八乌龟蛋吃大便生儿子没屁眼!....”

 话说他最后还是没找到,所以这篇就到此结束吧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一个人吃了晚餐,吃着吃着也想了很多东西。有时看着热热闹闹的食堂会有种莫名的空虚感,空空的,有种少了什么东西,不自在的感觉。身体是坐在食堂里,但却没有融入食堂,似乎隔着一层看不见的保护屏。

匆匆吃完饭后,点了杯咖啡。一边细口感受着咖啡的气息,一边随意地观察周围的陌生人。比如右边那个白衬衫的中年人,他是谁呢?Proffesor?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可能他在想着家人?他有着什么故事?又比如左边那个蓝衣服的学生,他是谁呢?他在这里过得如何?他又将会有什么故事?

 虽然空虚,却有种怡情的感觉。说穿了可能是自娱?

 走出食堂,在湖畔独自走着其实感觉也还不错呢,有种莫名的浪漫的感觉,就好像望着大海夕阳西下的老水手那种感觉。 脑中也自动响起了背景音乐。有点自在地,融入自然的感觉,没有喧噪,没有负担,没有压力地,自己与自己的对话,任想象力飞奔,让对话疯狂。

自我的对话,会有点像吗啡的感觉-脑袋五光十色,异常活跃。

 有时,这种感觉也不坏?

 .
.
. ..
. ....孤单,是一个人的狂欢

 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

 那首歌时那样说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