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14, 2013

氤氲

蓝山手里握着杯咖啡,让白白氤氲穿透自己的脸在眼镜上起了一层的雾气。看不见的前方变得朦胧,却不想把浓雾抹去。

墙上的时钟嘀嗒着,却没有时间该有的清爽叮当声。

在哪里?他是这样想的,在哪里呢?是哪里呢?他双手仍握着咖啡杯子,紧紧地,握着咖啡的杯子。紧得咖啡的热气烫伤了,氤氲爬满了脸,却乐在其中。因为,咖啡的全部,不仅仅是那杯乌黑色的液体而已呢。那热气,那氤氲,才是那咖啡。

有时想

人呢,总是在犯同样的错

一次,又一次地,同样的错误。


时钟继续滴滴嗒嗒,蓝山才想起,自己的房间是没有时钟的。


滴滴


嗒嗒


他想起来了,于是拿起钥匙出门,去哪里呢?
氤氲丝丝向上,飘哪里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