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ugust 4, 2013

红山苹果

房间转着摇摇欲坠的风扇,每转一圈,都轻轻地带出了那吱吱声,仿佛为萧瑟的房间、斑驳的墙面,增添了不太悦耳,却又贴切的背景音乐。

红山靠着墙坐在床上,抱着自己双腿的膝盖,枯缩着地坐着。那个样子有点像死亡笔记里的L, 空洞的眼神,沉思、思索着什么似的。

其中一手拿着一颗苹果,红色的苹果。 
红色是个好颜色,怎么说呢?它奔放、激情、活力四射,开朗,充满朝气。 所以红山称为红山也是由此而来,红得大家都忘了他原本的名字,不过其实那也不错,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。 

随手播了Bette Midler 的 The Rose,让有点沧桑的歌声掩盖了风扇的吱吱声,然后他望着手中的苹果发了一会儿的呆。

张口,咬下了第一口
第二口
第三口

然后眼泪就莫名其妙留了出来,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红山就像个笨蛋一样,口中的苹果不停地咬,眼中的泪水不停地流出来。一直流、一直流,然后继续啃着苹果。

“第一次看到有人吃苹果吃到酱可怜耶,什么鬼哦?”,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一定会这样说

不过,没有人经过。所以红山就继续啃,眼泪也流得越来越无法自拔。 一口一眼泪,也慢慢的变成了一口三四滴,然后越吃到后面,就泪多而吃少了。

而苹果吃完了,也就不哭了。

像个笨蛋似的。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,明明苹果就是甜美爽口的水果啊,完全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红山会一边咬着苹果一边哭,可能就连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吧?


2 comments:

蓝金 said...

产后忧郁症?

达豪 Tat How said...

苹果太好吃,感动落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