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ugust 4, 2013

红山苹果

房间转着摇摇欲坠的风扇,每转一圈,都轻轻地带出了那吱吱声,仿佛为萧瑟的房间、斑驳的墙面,增添了不太悦耳,却又贴切的背景音乐。

红山靠着墙坐在床上,抱着自己双腿的膝盖,枯缩着地坐着。那个样子有点像死亡笔记里的L, 空洞的眼神,沉思、思索着什么似的。

其中一手拿着一颗苹果,红色的苹果。 
红色是个好颜色,怎么说呢?它奔放、激情、活力四射,开朗,充满朝气。 所以红山称为红山也是由此而来,红得大家都忘了他原本的名字,不过其实那也不错,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。 

随手播了Bette Midler 的 The Rose,让有点沧桑的歌声掩盖了风扇的吱吱声,然后他望着手中的苹果发了一会儿的呆。

张口,咬下了第一口
第二口
第三口

然后眼泪就莫名其妙留了出来,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红山就像个笨蛋一样,口中的苹果不停地咬,眼中的泪水不停地流出来。一直流、一直流,然后继续啃着苹果。

“第一次看到有人吃苹果吃到酱可怜耶,什么鬼哦?”,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一定会这样说

不过,没有人经过。所以红山就继续啃,眼泪也流得越来越无法自拔。 一口一眼泪,也慢慢的变成了一口三四滴,然后越吃到后面,就泪多而吃少了。

而苹果吃完了,也就不哭了。

像个笨蛋似的。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,明明苹果就是甜美爽口的水果啊,完全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红山会一边咬着苹果一边哭,可能就连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吧?


Saturday, August 3, 2013

小新妈妈的大便

有些东西呢,就像小新妈妈的大便一样。

憋了很久,把它放出来,就舒坦多了。

虽然拉出来可能会是通顺完美的一条香蕉屎,也可能模糊不堪的水屎,但总比憋着舒服多。放出来就是放出来了。于是啪啪屁股,冲水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丝屎迹,继续向前走。走出来,啊,忘了穿裤了,记得回去穿裤了再挥过一次衣袖。

有时你可能会有些妒忌,为何会有不需便秘憋屎拉屎,屎就自己通畅无阻排了出来的人。这和光头佬妒忌浓密秀发、泰国人妖妒忌真女人、小明妒忌小王成绩好一样,是人之常情神马浮云。

话说,别人吃的好,身体健康牛逼着呢,你这什么二杆子和人比呢?拉屎讲的就是天时地利人和。你天不时、地不利、人不和,拉啥呢?拉你妹啊!要怨就只能怨你自己同人不同屎吧,傻逼似的,回去吃好点,发奋图强,再接再厉,努力不懈,自强不息,力争上游,二十年后,拉的就是一条好屎!

嗯,就是这样,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 :)

话说如果二十年后才拉屎早就身中屎毒全身发紫发肿死亡了,罪过罪过,阿弥陀佛。

在此愿臼井老师在天之灵也能通便愉快,毕竟我是从小就闻着老师的长屎长大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