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pril 24, 2013

青岛

今天约了青岛小姐。

青岛小姐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。体形中等,外表虽稍微丽质,但说起来其实蛮普通的女人。说起来,就不是那种走在街上会有男人过来她搭傪,或引起男人特地别过眼来看的那种类型。

她搅动着眼前的那杯咖啡,另一手握着苹果手机把弄着。虽然不是外表上不是特别有吸引力的女人,但她的人缘很好,很容易和周围的人相处愉快。这跟人格上的魅力不只扯不扯得上。毕竟有时候我发现男人们,比起和艳丽四射的美女,会选择和较普通的女生相处,也更容易毫无压力的相处愉快。而如果那女生是比较粗枝大叶甚至有点男子气,却能仍保有女性的温柔时,那就更妙了。那种能够视为知己的邻家女孩,青岛小姐就是那种女人。

第一次遇见她是在一堂课,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上课。

“其实我总觉得,男人是很奇怪的生物,难道你不觉得吗?”她抬头看着我。

“为什么呢?”生为一个男人,我当然不以为然。

“你们喜欢追求美好事物。当然我不是说追求美好事物是不好的,有谁会是为了追求悲惨事物而生的?但有时候,你们总会活在幻想中,对不切实际的美好产生遐想,就像那个想进葡萄园的狐狸一样。当然,所谓的遐想终究是会破碎,于是你们就抱怨了,弃世愤俗起来了,说什么被发好人卡的,葡萄是酸的等等的”

“那样说,女人难道没有吗?”

“当然没有啦,你几时看到有女人那样抱怨的。虽然女人也会有幻想,但至少,我是说,至少对我来说,女人比较懂得区别幻想和现实。所谓的幻想是拿来幻想的,我们还是要吃饭的,就算不想吃,也不会把幻想当成饭。至少,吃不到葡萄,也不该说葡萄是酸的吧。”

”我一时语塞。青岛小姐今天意外的强势起来。或许每个人都有两个人格,好像Dr. Jekyll Mr. Hyde 那样,两种人格在内心中挣扎抢夺意识,在不同的时候,不同的场合,出现不同的性情。或许今天青岛小姐的Mr. Hyde 稍微占了上风。

“其实我想说的是,许多男人过度的憧憬美好,而忽略了身旁的点滴。身旁的风景,比起高山的樱花,虽然不那么艳丽,但却更纯真、更贴实、更值得悉心照顾不是吗?”她举杯喝了一口咖啡,比起真正想把饮料放入口,那不如更像是想要那片刻的停顿。

“有看过Les Miserables 吗?”

“有。”我说,“Epionne吗?”

“对,就是Epionne。‘这是我的爱,但也只是我的’,她是这样唱的。作为观众时,大家都会想抱着她;但作为Marius时,大家都会自顾自抱着那颗葡萄,虽然葡萄有吃到,也不酸就是了。你不觉得这是种深刻的写实吗?”

“这是我的爱,但也只是我的”我重复着,试着感受着Epionne的心情,也喝了一口咖啡。

“好了”青岛小姐把留有最后一口咖啡的杯推向前,拿起了手机站了起来。“上课咯,我该走了,下次见!”。

我仍坐着,举手示意似地“掰”,然后看着她走去。手中茶匙继续搅着杯中的咖啡。

但也只是我的

有谁不是呢?

Saturday, April 6, 2013

Vincent 喝茶


这是一个凉爽的午后。说凉爽,但空气中仍有种挥之不去的湿气。或许是刚才下过一场雨吧,在冲走大地表面的热气后,却无可避免地也把深藏底内的热,也悄悄释放了出来。说起来,就是一种闷热的感觉,但却不至于心烦意乱。顺手拿起手中的蓝色陶瓷杯,闻了闻茶的气味。似乎是装模作样了点,也略显老气,但茶气收摄心神的效果却出奇地好。其实自己也感到很意外,因为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非常爱喝茶的人。

饮了一口,心情好像好了些,但却仍然握着手中的杯子不放,仿佛那是什么珍贵的事物一般。或许自己一路走来,莽莽撞撞地,弄碎了很多东西吧。也因为害怕再把东西弄碎,所以也就失去了再拿起东西的勇气吧。握在手中的杯子无语,茶水倒映出自己的脸孔,无语的脸孔。

电脑的音响放送着王若琳独特的唱腔,低沉地唱着Don McLean Vincent,还有独特带有沧桑感的吉他声。静静地听着音乐,闭上眼轻轻地什么也不想,放松地享受流入耳朵的歌声。 第一次认识这首歌时就爱上了那带着淡淡忧愁的旋律。其实不很清楚歌词,但听着这首歌总能让心平静下来,让心情和歌曲一样流走。意境中,Vincent应该是个忧愁的家伙吧。

Now I understand… What you tried to say… To me…

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就放了下来。小心地、轻轻地、珍贵地放在桌上。
“为什么不把它喝完呢?”我问我自己
“我怕把它喝完后,没有能力拿好它,会把它摔破。”我回答我自己。“既然这样,还不如不把它喝完,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停下品尝,让那最美好的味道停在口中”。
“可是不喝接下那一口,怎样知道下一口味道是不是更好呢?”我又再问自己
“但如果接下去喝,万一那已经是破坏性的味道了怎么办呢?如果那破坏了现有美好的味道怎么办呢?一旦进入口中,味道的痕迹是不会那么容易挥散掉的
“卑微。”

我仍然看着那杯茶杯,一动也不动的。应该拿起继续或放下?应该品味新味道或回味仅存的淡淡美好?继续让自己沉浸在音乐中,王若琳继续哼着的、低沉、知性美的音乐

Are you suffered for, your sanity… and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…
They would not listen, they would not know how…
Perhaps,
they will listen now.

一直想着Vincent是谁,后来知道是梵高时,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或许是自己身上从来都不充沛着一些叫艺术感的东西吧。
到头来,还是喜欢自己的注释。
那个忧愁的家伙,却觉得自己有点辛弃疾的感觉。